网站首页 返回目录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我要推荐 TXT下载 CHM下载 放到桌面

正文 340 煞神

商敏冷冷瞪着林越,“说你没眼色,竟然这么不识趣!还巴巴地问阿决什么时候哭,有没有点心肝啊!什么东西!干你什么事啊!别在这儿烦人啦!”

林越被她吼的脾气乱窜,可眼看楼玉笙抱着阿决越走越远,急得不行,也顾不得这里是吴王府就往里窜,直接喊道,“楼姑娘,我知道小主子为什么哭!我有办法让小主子不哭!”

话音未落,果然就见楼玉笙停下脚步,冷冷看他,“说!”

林越方喘了口气,几步到她面前,说道,“小主子是想见父亲了,您只要带着小主子……”

“胡言乱语!”他话未说完,公子贺面色阴沉地出现,眼神阴戾地像是要将林越撕裂一般。

楼玉笙也觉得林越的话实在太过幼稚,懒得理会,可公子贺戾气太重,眼中煞气已经吓到她了,似乎连阿决也感觉到了,被吓得不敢再哭了。

林越此时一心担忧着楚宣,却是不理会公子贺,只看着抽气的阿决,“楼姑娘,您不信看,我方才提到公子,小主子就不哭了。”

楼玉笙“……”

阿决是不哭了,那也不干楚宣的事,是被公子贺给吓得好么!

不过,无论如何,总算是不哭了!

楼玉笙轻轻哄着脸都哭红了的阿决,倒也不去找杨若水了,回身越过林越,就要回沧澜院。

林越心中着急,又不能在此道明,只好跟在楼玉笙身后,不住地说,“楼姑娘,小的真有事找您,借一步说话,求您了!” ~1617k无弹窗小说网,更新快www.1617k.com~

楼玉笙冷冷看他,愈加不悦,楚宣为了骗她,什么下三滥手段没用过,当她还会信他?!

不待脸色阴沉的公子贺发话,楼玉笙已经冰冷开口,“阴烛,送他出去!”

“楼姑娘!你先听我把话说完!我真的有事求您!”

楼玉笙却已经不再理会,公子贺更是不客气,“扔出去!”

他话音一落,便有许多王府暗卫乍然出现,林越还没求到楼玉笙,自是不愿出去,还要往里闯,双方僵持不下,竟就这么打起来了,虽然林越武艺高,可王府暗卫也不是吃素的,何况还是多人对一人,不肖想也知道林越会是个什么下场,阴烛立在一旁想了想,还是决定去跟楼玉笙说清楚,只是他才刚抬脚,就看平素在他印象里就是个狠辣诡谲莫测的公子贺满面杀气地盯着他,冷冷吐字,“出去!”

阴烛心里一骇,他虽向来畏惧公子贺,也知道他是个手段毒辣的,可平日里,他总是漫不经心的,哪怕欺辱他,也总是慵懒又高贵的,嘴角牵出倾城妖孽的残狞笑意,却从不曾这般满身煞气,仿似被那地狱修罗附了身一般,让他生生退却脚步,眼看着林越拼死不放弃地与众王府暗卫殊死搏斗,心头,微微叹息。

商敏随着楼玉笙回了院子,瞧着她脸色,斟酌道,“小玉,我瞧那林老板,似乎真有急事。”

楼玉笙哂笑,“要真是急事,就不是来求我了。”

商敏微微一噎,仔细一想,似乎又是这个理,只是觉得林越突发奇想地说阿决是因为想父亲了才哭的话有些怪,不止怪,简直幼稚,看,阿决现在没见到皇曾孙,不也没哭?不过,阿决不哭,好似是被公子贺给吓着了。

想着方才公子贺的脸色,商敏微微抖了下,“小玉,我瞧王爷好像有什么不快,你与他素来关系好,他也听你的,你不如劝劝?”也免他总用那样的脸色和语气,怪吓人的。

楼玉笙想了想刚才公子贺的表现,深以为然,道,“等我哄了阿决睡觉,就去找贺大哥。”

说到阿决,商敏看了看他,被泪水冲洗过的黑如浓墨的眼珠子此时亮晶晶的,比启明星还要亮,但莫名的,商敏却觉得,这孩子……

商敏不知道要怎么形容那种感觉,还没想到合适的词,阿决突然“哇”的一声,又哭了起来。

夜色凄清寂静,这突如其来的嘹亮嗓音,震得商敏一颤,莫名想起林越的话,想起中午阿决不让楼玉笙喂奶,只要楚宣喂的场景,心里更是瘆的慌,这才两个月多大的孩子,除了吃喝睡和哭,还懂什么?还不至于能鬼灵精地想要撮合爹娘吧?

楼玉笙却是没想那么多,只听他哭得撕心裂肺,嗓子也快嚎哑了,她心都快要碎了,几乎也差点跟着哭,“阿决,怎么了,怎么就哭个不停呢?乖,别哭了,别哭了啊……娘的乖宝宝,求求你别哭了啊……”

商敏看阿决哭的凄厉,凑过去,想了想,试探着说,“阿决该不会真的想见爹了吧?”

她说着话时,留心观察着阿决的反应,果然,她话音一落,阿决的哭声就小了许多,唬的她往后退了几步,这这这……巧合吧?也太邪门了吧!

该不会,阿决才是那个借尸还魂的人吧?

天啊……

陡然间,商敏只觉周遭阴风阵阵,冷风瘆人,浑身都是鸡皮疙瘩。

楼玉笙眼见着阿决在旁人又一次提到楚宣时哭声渐弱,心里也是一跳,莫名想起阿决和楚宣相处的几次情景,愈发觉得玄乎。

难,难道真是因为想见楚宣?

楼玉笙慢慢转身,不受控制地往院外走,路经脸色阴沉的公子贺,也仿佛完全没看到。

在院门,恰看到林越和王府几个暗卫缠斗,他并无武器,只靠一双手,身上的青竹锦袍,早已血痕累累,月光下,更显凄凉。

“住手!”她怔怔的,下意识一声厉喝,可无论楼玉笙多被公子贺看重,在那几个暗卫心里,他们只忠诚于吴王一人,何况此人还是吴王特别下来命令要扔出去的,谁也不听楼玉笙的命令。

楼玉笙见此,蓦然想起她当日屡次遭人围击剿杀,竟然也对林越生出一股同情,却更是恼怒这些暗卫——不过是将林越送出去罢了,竟然招招致命,实在可恨!

恼怒之下,楼玉笙只能出手制止。

冷夜中,仿佛也不过是一道寒流袭过,一众暗卫本能躲开,却仍觉脖间有冰凉之意,不自觉地伸手一探,却是温热的鲜血,他们看向楼玉笙,皆是心惊,倒是明白了她手下留情。

林越此时伤重,只靠一只手撑着地支撑自己,闻言,抬头,那染满血污的脸却是露出释怀的情绪,“楼姑娘,你终于肯见我了。”

楼玉笙淡冷看他,“还撑得住?”

林越却是一笑,撑着站起来,“我没事,楼姑娘不用担心……”

话音还未落,却是吐出了血。

楼玉笙皱皱眉,将怀中阿决换了换位置,拉起锦被遮住他的脸,直往前走,路过林越时冷淡道,“随我出去……阴烛,帮他止血。”

阴烛此时也微微松了口气,“是。”

商敏被刚才的战况吓得不轻,她虽然以前也常常拿菜刀砍人

——但,终究只是吓唬人而已,还真的从未见过这般不要命的打法,真的是生死只在一线间,更没想到,年纪轻轻,看起来温婉柔和的楼玉笙竟然好似还是个武林高手?

天!

虽然被吓到了,可商敏几乎还是下意识地想要跟着一起去,可忽然的,身后仿佛又是阵阵刺骨阴风,这凄清寒夜,似乎更冷了,她回头一看,却见满面戾色的公子贺从阴影中走出来,仿佛,仿佛那突然从地底钻出来的阴魂,可怕至极。

——以致商敏不敢再往前走半步,更没那个胆子去询问关心,只隐约觉得,公子贺这么恼怒或许和楼玉笙以及楚宣有关,她只能暗暗祈祷,妹子,赶紧回来安抚安抚这个要破笼而出的煞神吧!

三人来到王府外,安安静静的,没有多余的影子,一声虫叫也无。

“说吧,什么事。”楼玉笙淡淡启口。

“楼姑娘……”林越刚一张嘴,眉心一皱,眼角余光却是看到满身煞气的公子贺正徐徐而来,立时住了嘴。

楼玉笙望了眼公子贺,微微拧着眉头,继而道,“你要说便说,不说便走吧。”

林越很是着急,“楼姑娘,此事是公子机密之事,不能让旁人知道。”

楼玉笙懒与他费神,转身就要走,急的林越别无他法,利落地跪下,“楼姑娘!小的求您了!”

“……”楼玉笙吸了口气,头微偏,问阴烛,“你知道是什么事?”

阴烛想了想,“知道,但,不完全确定。”

下午的时候林越提起过楼玉笙的血能压制楚宣体内的毒,却被楚宣否定,但方才楚宣毒发,林越担忧,来寻楼玉笙,似乎十分笃定,所以,他并不太确定。

“说吧。”楼玉笙淡漠道。

阴烛看了眼跪在地上摇头乞求的林越,又看了眼如修罗附身的公子贺,犹豫一瞬,说道,“皇曾孙毒发,生死难料,林越说你的血能压制皇曾孙体内的毒,不致送命,所以来求你。”

“毒发?”楼玉笙蓦地转头,“他不是解了毒吗?”

真相被道出,被吴王知晓,林越已经绝望,破罐子破摔,“那是骗你的。”R1154


【《读心皇后》手打全文最新章节由1617k小说网(百度请搜索“读心皇后1617k”)收集整理】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目录